• 胆真大,一下子捅了6个“马蜂窝”! 2019-12-20
  • 湖北保险业启动空中公益救援 2019-12-20
  • 全国实施通关新举措 中国公民排队不超10分钟 2019-12-17
  • 正式收编酒鬼酒 中粮集团混改再按“快进键” 2019-12-16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外媒记者:稳步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中国更加美丽 2019-12-16
  • 揭秘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 2019-12-10
  • 【上海天气】最新上海今天天气,实时提供上海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12-08
  • 2018首届“中新广州知识城杯”绘画摄影作文大賽·奥一网 2019-11-24
  • 美酒美食 每天下午茶:曲奇配美酒曲奇 葡萄酒 2019-11-24
  • 过年如何时尚返乡  12种男版围巾系法送给你 2019-11-19
  • 让协商民主优势得以充分发挥 2019-11-16
  • 一台戏改变一个藏族村庄 2019-11-16
  • 琼结强钦青稞酒文化节明日开幕 精彩内容抢先看! 2019-11-12
  • 商务部公布对原产于美国和日本的进口氢碘酸产品反倾销调查的初步裁定 2019-11-12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科学指南 2019-11-05
  • 熟客温州麻将茶馆怎么申请: 201.第 201 章

        此为防盗章,购买比例不足60%的, 24小时后才能看到正常内容  杨嬷嬷有些不太开心, 为何她们要避开呢?她们家格格又不是输了那位林格格一筹。

        雪阳也看见了杨嬷嬷的不愉快, 道:“你看她那个样子, 走得那样慢,等到福晋院子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 万一被她叫住, 请安迟到了可怎么办?”雪阳找了一个借口。

        杨嬷嬷一想, 确实,给福晋请安最重要,要是第二天就迟到了,免不得说自家格格轻狂, 这回就让让吧。

        雪阳见杨嬷嬷同意,舒了口气, 她也知道杨嬷嬷是为了她好,可是, 她还是好想回现代, 这种勾心斗角, 姐姐承受不来啊。

        “格格,苏格格居然换了一条路,真是没有规矩”林亦舒身边的宫女梅儿满脸不忿。

        “算了,你少说几句, 本是我们先没等苏姐姐, 苏姐姐怪罪也是应当的”林亦舒轻轻蹙着眉头, 整个人带着忧伤,看上去柔柔弱弱的,让人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疼。

        “格格,您就是这样好心,毕竟我们出门早,您好心让苏格格多睡一会儿,有些人就是不知好人心”梅儿火气更大了。

        “你少说几句,等回来,你准备礼物,我们去给苏姐姐赔罪”在知道和她一起入宫的居然是当初选秀和她一个屋子的苏雪阳,这让她始料未及,雍正帝后宫确实是有一个姓苏的妃嫔,可是时间却对不上,林亦舒不知道这位苏格格和她一样是穿越而来的,还是因为自己的蝴蝶翅膀,才进雍正帝的后院的,如若是前者,她倒是要好好谋划了。

        “是”梅儿满脸不乐意,自家格格就是太好心了,明明受了委屈,还去给别人道歉。

        林亦舒也不管她,转头对站在一旁的另外两个丫头道:“兰儿、菊儿,离福晋的院子还有多远?”。

        “过了这个园子,就到了”兰儿开口道。

        “恩,我们快走吧,迟到了可不好”林亦舒忍着自己□□的不适,慢慢向前走着,心里在默默的骂着把她弄痛的始作俑者,如若不是要攻略他,她才不受这个憋屈,想想这辈子,阿玛和额娘多么宠她,因为要进雍正的后院,现在她和林家闹得极其的僵,如若不是额娘护着,阿玛都想和她断绝父女关系。

        雪阳可不知道林亦舒心里在想什么,她快速的赶到福晋的院子,福晋还没出来,宋格格和武格格已经到了,但是李格格还没到,雪阳被福晋院子里的丫头带到了正厅等着。

        “宋格格和武格格来得好早”雪阳看了看时辰,她倒是觉得自己来得挺早的,没想到这两位早就到了。

        “我们才刚到一会儿,苏格格也来得很早”宋格格 开口道。

        “呵呵”雪阳尬笑,果然,她还是笨嘴拙舌,完全不会找话题。

        雪阳不会找话题,另外两个自然不会让场子冷下来,武格格开口:“苏格格是哪里的人呢?”。

        “老家在姑苏,不过我从来没回过老家,算大半个京城人,宋格格和武格格呢?”雪阳道。

        “宋格格也是京城人,而我是山阳县出生”武格格道。

        山阳?在哪儿?雪阳有些懵逼。

        见雪阳的表情实在是太明显了,武格格拿出手帕,掩嘴一笑,刚准备解释山阳在哪儿的时候,李格格和林亦舒进来了,武格格又把话给咽了回去。

        雪阳向两人看去,就发现李格格满脸得意,而林亦舒满脸香汗,雪阳有些疑惑,这是怎么了?李格格对林亦舒究竟做了什么?

        林亦舒手里的手帕捏得紧紧的,脸上努力表现自己无事,心里却不停的在冒火,李氏、李氏,这个仇,她真的记住了。

        “你今日倒是来得早,快坐吧,等下福晋就要出来了”宋格格笑了笑,她到底是府里的老人了,和李格格相处了这么久,自然明白她的手段,这位林格格,怕就尝试到了这位的手段,看林格格的眼神,怕梁子就此结下,日后,府里有得闹了。

        李格格得意一笑,径直坐到右边第一个位置上。

        “林格格也坐吧”宋格格指了指武格格身边的位置。

        “多谢这位姐姐”林亦舒冲宋格格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宋格格一愣,也会给林亦舒一个温柔的笑容,却没再说话,看看李氏,再看看林氏,两个都没得不可方物,李氏的美,是那种神采飞扬的美,而林氏的美,却是那种含忧带怨的美,两个对上,确实是有好戏看了。

        宋格格不经意间,眼神又瞥到雪阳,只见她眼神亮亮的,看了看林格格,又看了看李格格,满脸好奇的模样,宋格格会心一笑,倒是一个活泼的,也不知道能在这府邸走多远。

        四人落座不久,福晋就出来了。

        雪阳这会儿终于有空打量这位历史名人,福晋穿得很,怎么说,庄重,衣服的色彩都偏老气,可是福晋的年纪却并不大,今年是康熙三十四年,福晋才十四岁,想到这里,雪阳就不得不吐槽了,尼玛,福晋才十岁就嫁给了雍正,开始了管家的工作,想到这里,雪阳就无力吐槽,这叫虐待童工,知不知道,不过雍正现在年纪也不大,才是十七岁,比福晋大三岁。

        在福晋出来的时候,她们都已经站了起来,即使是跋扈的李格格,也依然站了起来,等福晋坐下,她们则给福晋请安。

        “都起来,坐吧”福晋今日看上去心情不错,脸上挂着笑容。

        “瞧着福晋今天的气色不错”宋格格开口。

        “喝了这些日子的苦药,气色再不好,可得罚那庸医了”乌拉那拉氏笑了笑,道。

        “福晋,时辰到了”没等两人多交流,乌拉那拉氏身边的侍女开口提醒道。

        乌拉那拉氏露出一个笑容,“那就开始吧”。

        “是”侍女露出一个笑容,看向林亦舒,道:“林格格,请上前,给福晋敬茶”。

        “是”林亦舒深吸一口气,忍着□□的不适,走上前,跪在地上给福晋敬茶。

        雪阳看着这一抹,就想起昨天她自己,心中还是有些伤心,穿越在皇权的朝代,哪里还能讲什么人权。

        等福晋喝完林亦舒敬的茶,然后从头上拔下一根金钗,插在林亦舒的头上,道:“日后好好照顾爷,起来吧”。

        “多谢福晋”林亦舒咬牙站了起来,垂着头,表示恭敬。

        “去见一下你的姐妹们,左边的第一个是宋格格,宋格格是跟着爷的老人了,右边的第一个是李格格,左边第二个是武格格,和李格格一起进来的,右边第二个是苏格格,和你一个院子,也是一同进府邸的,你且都去认识一下”福晋笑了笑,道。

        “是”林亦舒走到宋格格面前,行了半礼,“见过宋姐姐”。

        “林妹妹”宋格格也起身,回了半礼。

        然后又准备来李格格身边,结果和雪阳昨天一样,李格格伸出了自己的脚,直接让林亦舒摔了一跤。

        “呵呵,林格格这是没吃饭么?腿一软,居然给妾身行了这么大一礼,实在是让妾室受宠若惊啊”李格格拿出手帕,捂着嘴娇笑道。

        雪阳眨了眨眼,然后猛的打了一个寒颤,mmp,古代的妹子都这么生猛吗?嘤嘤嘤,你们太会玩,我要回现代。

        林亦舒咬着后槽牙站了起来,快速的行了半礼,“见过李姐姐”。

        李格格也不起身,坐在桌位上,道:“免了”。

        然后林亦舒走到武格格面前、又来到雪阳面前,愣是把流程都走完了。

        雪阳在心中感叹,人才,都是人才,放在二十一世纪,妥妥的女强人,即使这么丢脸,也依旧咬牙支撑下来,换成她,估计都羞得钻地洞了。

        按雪阳的想法,其实可以借助后世的投标,先所有人都可以参加给四阿哥府的供货,然后带上所供货物的样本给府中检验,然后再进行投标,投标内容包括了告诉这个商品的产地,商品的质量,商品出现问题后怎么处理,以及商品的报价等等一系列的内容。最后再从这些供应商中选择,选择的人选包括厨房中所有的管事以及福晋,最后选出性价比最高的来合作,再签订合同,先付多少,再付多少,最后付多少。

        其实这种方法也是有漏洞的,比如我买通最后评审的几个管事,等拿到项目了,就可以给他回扣,又或者找几个合作伙伴进行围标,排挤其他的供应商,但是这种办法,相对来说,已经最公平了。

        不过雪阳算了算福晋的预产期,大约三月份左右就要生产,她现在改厨房的制度,到时候要如何向福晋交代,雪阳想了想,最后打算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过或许有一天,她要找到回现代的路了,倒是可以把这个方法告诉胤禛。

        二月,康熙忽然下令,再征噶尔丹,带着之前的几个皇子一同离去,雪阳心猛的一跳,她居然还有当乌鸦嘴的潜力,她不过是随便说说的,并不是真的要打仗。

        不过再次征战噶尔丹,并未多久,随着噶尔丹服毒自尽结束,胤禛甚至赶到了弘晖出生,胤禛当天回府不到两个时辰,福晋就发动了,在三月二十六日凌晨生下了弘晖,不过生弘晖时难产,乌拉那拉氏再不能有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胆真大,一下子捅了6个“马蜂窝”! 2019-12-20
  • 湖北保险业启动空中公益救援 2019-12-20
  • 全国实施通关新举措 中国公民排队不超10分钟 2019-12-17
  • 正式收编酒鬼酒 中粮集团混改再按“快进键” 2019-12-16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外媒记者:稳步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中国更加美丽 2019-12-16
  • 揭秘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 2019-12-10
  • 【上海天气】最新上海今天天气,实时提供上海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12-08
  • 2018首届“中新广州知识城杯”绘画摄影作文大賽·奥一网 2019-11-24
  • 美酒美食 每天下午茶:曲奇配美酒曲奇 葡萄酒 2019-11-24
  • 过年如何时尚返乡  12种男版围巾系法送给你 2019-11-19
  • 让协商民主优势得以充分发挥 2019-11-16
  • 一台戏改变一个藏族村庄 2019-11-16
  • 琼结强钦青稞酒文化节明日开幕 精彩内容抢先看! 2019-11-12
  • 商务部公布对原产于美国和日本的进口氢碘酸产品反倾销调查的初步裁定 2019-11-12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科学指南 2019-1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