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胆真大,一下子捅了6个“马蜂窝”! 2019-12-20
  • 湖北保险业启动空中公益救援 2019-12-20
  • 全国实施通关新举措 中国公民排队不超10分钟 2019-12-17
  • 正式收编酒鬼酒 中粮集团混改再按“快进键” 2019-12-16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外媒记者:稳步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中国更加美丽 2019-12-16
  • 揭秘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 2019-12-10
  • 【上海天气】最新上海今天天气,实时提供上海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12-08
  • 2018首届“中新广州知识城杯”绘画摄影作文大賽·奥一网 2019-11-24
  • 美酒美食 每天下午茶:曲奇配美酒曲奇 葡萄酒 2019-11-24
  • 过年如何时尚返乡  12种男版围巾系法送给你 2019-11-19
  • 让协商民主优势得以充分发挥 2019-11-16
  • 一台戏改变一个藏族村庄 2019-11-16
  • 琼结强钦青稞酒文化节明日开幕 精彩内容抢先看! 2019-11-12
  • 商务部公布对原产于美国和日本的进口氢碘酸产品反倾销调查的初步裁定 2019-11-12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科学指南 2019-11-05
  • 温州麻将怎么算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齐王

    温州麻将机维修: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齐王

        杨陵听了之后,有些无语。

        那些人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在他看来,凭什么对被迫失身的人,指手画脚?

        让她的遭遇雪上加霜。

        联想到自己的女儿,杨陵对受害者报以同情,明明是一个勤快老实的小娘子。

        遇到这种事,简直是生不如死的下场。

        家里人埋怨她,打她。

        四周的人看着热闹。

        还有人还落井下石,说这个小娘子就是不正经。

        这令他侧目。

        有人就开始叭叭叭说起来。

        其他人一脸的兴奋。

        在杨陵看来,简直是胡说。

        他也是认识这个小娘子一段时间。

        正好挨着他们借助的人家。

        见得好多次。

        小娘子她长得不错,是村姑里的小美人。

        长得有几分像云双。

        令杨陵有些爱屋及乌。

        从杨陵的记忆中看来,她并没有和别的男人打打闹闹的习惯。

        难道遇到异性,连说句话都不可以?

        说上一句话,就算是有关系。

        这脑洞太大。

        在他眼里,小娘子可比那些乱说的人干净。

        有的人看上去衣服穿着很整齐。

        其实思想已经是污秽不堪。

        他甚至不能替她讲话。

        那些人已经在开始编造,这个可怜的小娘子的风流史。

        他要是一冒头,只怕是又有不少八卦编出来。

        最终,那个小娘子就嫁给了抢走她的男人。

        憋屈,而又不得不嫁。

        而那个男人根本就是一个无赖。

        杨陵很怀疑是那个男人自导自演,就是想要省了聘礼。

        也没有女人会愿意嫁他。

        可他这么一搞,一个媳妇就送上门来。

        杨陵在这个过程中,只能是看着,无力阻止。

        小娘子已经任命。

        这么一想的杨陵,仰头灌了一口酒。

        一双温和而带着几分希望的眼睛,就在那件事后变得黯然。

        也不敢看人。

        整个人变得是畏畏缩缩的。

        那个小娘子毁了。

        看到了她,杨陵想到了自己女儿。

        在后来看烈女传时,他会想起那个还没有开花就枯萎的小娘子,更加看不惯这种书。

        另外,他也发现对于女性的贞操要求是越来越严。

        “谨守贞操,让我想想是什么时候开始提倡的?”杨陵说。

        “我记得有人说过,是因为那些被劫掠到北方的妃嫔、帝姬一个个都苟延残喘,不肯自尽保清白,南方朝廷感觉不好受,才开始大力提倡的?!绷肿雍忝凶叛劬λ?。

        说到这里时,他有些喝醉,在语气上多了几分嘲弄。

        “切!为什么光说女人?”

        “那两位高高在上的,被劫掠而去,不也是青衣小帽给蛮夷们佐酒?他们为什么还活着?”

        “是??!怎么没有提倡让男人自杀?”

        “既然女人为了清白,是需要以死明志?!?br />

        “那么男人们的气节,就等同于女人的贞操,他们也应该死?!毖盍晁?。

        男人们没有死。

        还想着有人把他们赎出来。

        子恒摇摇头,说:“真的愿意跟着朝廷而亡的人,是少数,更多的官员会进入新朝当官?!?br />

        如果说早年时的他,是听从书本和曾经的教育。

        觉得那些说法很正确。

        而今跳出来,在回过头去看,感觉很双标。

        反正他现在不可能,让女儿去学那种傻乎乎的做法。

        就如同是被强暴,明明是施暴者的错误,却一直强调如果不是受害者的错,施暴者不会找到机会。

        这话说的是,相当放屁。

        喝到这里的他,已经开始放飞自我。

        “子恒,我也就是给你说一下,我希望云双能够像她姑奶奶?!?br />

        “虽然小姑说过,希望我顶起杨家,但我知道?!?br />

        说到这里,杨陵打了一个酒嗝。

        过后他接着说:“如果没有我,她也会把杨家顶起来,把我的一双儿女照顾好?!?br />

        “所以我想,如果云双有这样的本事,我就彻底放心?!?br />

        “就是在她遭遇风浪时,我知道她会勇敢面对风雨,找到机会能活下去,甚至是好好活着?!?br />

        此刻的他有些微醺,话就开始多了。

        “杨家姑奶奶?”

        林子恒想了一下,终于扒拉出来一小点记忆。

        想起来杨家再一次回到京城后,曾经派人送过礼物。

        这些年来,杨陵也是多在外面忙着。

        但杨家的节礼每一次都是送得很贴心,而且还很实用及时。

        应该就是这位的手笔。

        另外今天听杨陵这么推崇,一定有过人之处。

        林子恒想了一下,要是自己活着,女儿还有撑腰的。

        只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总是比女儿大一些,不可能一辈子做她的后盾。

        要是自己死了。

        那么女儿有可能要靠儿子、儿媳。

        儿媳无法保证。

        反正一个不好,儿媳拿捏大姑子也是有的。

        所以,还是自己有本事的好!

        他决定等着女儿病好后,就让她去杨家接受新的教育。

        希望女儿在这之后,有了新的开始。

        能够自己立起来。

        她的性子被妻子教得太多温和。

        气性太弱。

        想要过好将来得日子,有必要改改她的性子。

        好在女儿的婚姻,要先缓缓。

        因为现在的她,是暂时不会想着嫁人。

        在遇到这么一家不着调的人家后,她应该是有些畏惧得。

        是不怎么可能马上再一次嫁人。

        林子恒看得很明白。

        他不傻,之所以傻傻蹲在翰林院,是因为那里很清净,没有太多的是是非非。

        他不求荣华富贵。

        只求一家人安安稳稳地活着。

        他看上去就是一个庸俗无用之人,主要在故纸堆埋头苦干。

        那是他的一面。

        其实真实的他,是相当有想法的。

        他心里明白现在很多部门,都处于站队情况。

        更加是老实蹲着好。

        站队站不好,就是别人的炮灰。

        这段时间里,他和杨陵的感情更好。

        因为两个人,都是不打算卷进皇位争夺战里。

        所以才会在一起吃吃喝喝的,加上探讨女儿们的将来。

        大概别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两个大男人会讨论这个问题,还站在女人的立场上。

        但两个人,却真的是这样认为。

        因为他们都有一颗热爱儿女的心,想要女儿将来过好。

        林子恒问了一句话,“如山,你让女儿这么能干,就不怕女儿嫁不出去?”

        “呵!你错了?!毖盍暌∽攀?。

        “真正有见识的人家,绝对不会娶那种只会唯唯诺诺的女人?!?br />

        “也是,一个只会唯唯诺诺的妻子,根本连家都管不好?!绷肿雍愕阃返?。

        他很有发言权。

        他的妻子王氏,倒是脾气好。

        长得也很不错。

        但他对于妻子竟然没有太多的情感。

        因为他们夫妻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

        王氏就是大字不识几个。

        不过女红不错。

        脾气不错。

        但仅此而已。

        要是把她放进那种大家族里去,只怕骨头都被人啃光。

        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而且林子恒也在琢磨,自家女儿就是嫁,也算是二婚。

        就是彪悍点。

        才放心。

        就算是遇到张长盛那样的男人,也不会过差。

        在心里打好算盘后,林子恒笑眯眯地看向了自己的好朋友,打算找机会好好谈谈。

        喝嗨了的杨陵,张口又开始新的伦敦:“另外,男人的教育也有问题?!?br />

        他这些年在外面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见识了更多的事情。

        从书本上看,和真实面对时并不相同。

        在真的面对时,更加具有震撼力。

        人和人之间,有时候真的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时看一个人,感觉人不错。

        但下一秒,又会发现这人很操蛋。

        而这个原因,就是双方的理念根本不相同。

        “有句话说的好: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男人是要干大事,但也不能不关注一下后宅。

        “子恒兄,你要是早点注意,就不会让女儿吃了那么长时间的苦?!毖盍晷弊叛劬λ?。

        这一点上,自己这个朋友做的很不称职,没有尽父亲的责任。

        “是??!也怪我,太相信别人的话?!绷肿雍闼?。

        这时的他,感觉脸红。

        这些年来,他对女婿颇多照顾,以为女婿承情,会回报到自己女儿身上。

        想不到张家白眼狼,一方面享受着他的照顾。

        一方面还眼睁睁地看着别人,糟蹋着自己的女儿。

        没有良心!

        当然这一方面,他的确是不合格。

        这些年来他这个做父亲的,因为男女有别问题,不怎么接近女儿。

        林子恒承认自己做错。

        那么妻子当娘的,就一点没有察觉?

        是她心太粗?

        还是她认为女儿所遭遇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这一刻的他,有些觉得妻子是第二种想法。

        她应该是觉得女儿嫁进夫家,是苦、是甜都应该自己扛着。

        在她眼里,就是夫家人,给和娘一记耳光,和娘都应该笑着让人打。

        甚至就应该把另一边脸凑上去,给别人打。

        这大大影响了他对妻子的观感。

        这一刻的林子恒,觉得应该让妻子在娘家多呆一段时间。

        妻子不是觉得女人出嫁后,就要事事听从夫君的话.

        那么一定不会抱怨。

        乖乖吃苦才对。

        就这样吧!

        王氏就这样再一次被丈夫留在娘家。

        直到另外一个亲家说起来,才想起来去接。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

        而王氏的兄长,在接到妹夫的书信后,就没有再去找林子恒。

        反正妹夫没有打算让妹妹大归,那么就让她在王家待着。

        他们夫妻两个人,带着老母上任。

        留下王氏在老家被人遗忘。

        王氏吓得够呛。

        并不知道丈夫为什么不来接?

        只是在心里下定决心,以后不要和丈夫对着干。

        以后让她往东,她绝对不敢往北。

        林子恒并不知道她的想法。

        后来也没有再说什么。

        因为王氏年纪在那里,他也就没有再强求。

        权当自己和杨陵一样,没有妻子就是。

        两个人喝醉,才分开。

        过后和娘被送到杨府学习.

        听余颖讲课的小娘子?;共簧?

        和娘算是最大的一个,而且底子最浅薄.

        因为她娘是那种女子无才就是的忠实拥趸者。

        自然也不怎么愿意和娘多念书,好在林子恒还是让女儿念了一些。

        但和其他小娘子比,要差很多。

        而且多年没有读书,已经忘记了不少。

        可以说,和娘是重新开蒙.

        好在她比较愿意学习。

        而且这些小娘子一个个都愿意为人师,都愿意教和娘。

        和娘有过基础,进步很快。

        后来杨府的闺学颇为有名。

        出来的小娘子,一个个都是大有进步。

        在为人处世上,既有圆滑的一面,也有自己所坚持的一面。

        所以想要进杨府读书的人,真心不少。

        当然,余颖并没有教太多的课程。

        她的主要精力放在朝政上。

        这些年来,老皇帝应该是体力上有所减退。

        他应该是在考察,这些儿子里那一个适合当继承人。

        这段时间里,齐王一直是小心翼翼的。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余颖出手,一点点砍掉他的不少臂膀。

        让齐王气得不行。

        这段时间,余颖还发现一个秘密。

        齐王说起来手里的势力,并不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

        是有人传到他手里的。

        在传承的过程中,自然是少掉一部分。

        毕竟交接时,是很仓促的。

        余颖已经查出来,齐王上面一代,竟然是进了后宫。

        也就是齐王的亲娘。

        余颖接着追查下去,查出来齐王亲娘,来自一个秀才之家.

        这个世界的后宫组成,基本是来自民间。

        就是为了预防后戚做大。

        那么这位看上去只是秀才之女的人,绝对不是一个真正的秀才之女。

        不然手里怎么会有这么大势力?

        余颖就派阿一出马去查,结果发现这位秀才家,已经是绝户。

        原来在齐王亲娘进宫后,秀才家在几年后遭到了灭顶之灾,全家人都死掉.

        这情形很熟悉.

        余颖发现这个组织的人,很喜欢杀人灭口。

        这就像是杀人灭口。

        就是不知道,这是外人偶尔做出来的。

        还是有人指示的?

        谜团应该在那个死在宫里的女子手里。

        可惜的是,这一位是在生孩子的过程中死掉。

        所以只怕是,没有来得及搞什么交接。

        那么她手里掌控的人员,只怕是有很大一部分人就此脱离她的掌控。

        这一点可以理解。

        也许一个人的忠心是真心实意的。

        但不等于那些人的后代们,一个个都像是前辈一样愿意听从.

        有更多人在掌握一定权势后,就不愿意俯首听命。

        凭啥?

        大家都是人。

        为什么非要听从某些不知所谓的指令?

        而且那些人也会成家,自然会为自己家人着想,

        余颖确定的是,只怕是这个曾经掌控一切的人,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

        齐王野心勃勃的原因很明白。

        只怕在他眼里,觉得老子天下第一。

        当然对于他的父皇,他还是有几分畏惧的。

        毕竟皇帝的权势更重。

        本身就是皇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手下再有一股庞大的势力。

        自然会很膨胀。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胆真大,一下子捅了6个“马蜂窝”! 2019-12-20
  • 湖北保险业启动空中公益救援 2019-12-20
  • 全国实施通关新举措 中国公民排队不超10分钟 2019-12-17
  • 正式收编酒鬼酒 中粮集团混改再按“快进键” 2019-12-16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外媒记者:稳步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中国更加美丽 2019-12-16
  • 揭秘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 2019-12-10
  • 【上海天气】最新上海今天天气,实时提供上海气温、空气质量、24小时天气预报、生活指数查询 2019-12-08
  • 2018首届“中新广州知识城杯”绘画摄影作文大賽·奥一网 2019-11-24
  • 美酒美食 每天下午茶:曲奇配美酒曲奇 葡萄酒 2019-11-24
  • 过年如何时尚返乡  12种男版围巾系法送给你 2019-11-19
  • 让协商民主优势得以充分发挥 2019-11-16
  • 一台戏改变一个藏族村庄 2019-11-16
  • 琼结强钦青稞酒文化节明日开幕 精彩内容抢先看! 2019-11-12
  • 商务部公布对原产于美国和日本的进口氢碘酸产品反倾销调查的初步裁定 2019-11-12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科学指南 2019-11-05